热门搜索

历史搜索

广告

什么样的工作在数字纪元不会被淘汰?

什么样的人才更有可能在数字纪元胜出?

华章妹说

什么样的人才更有可能在数字纪元胜出?

站在这个新纪元的门口,每个人不禁疑惑、揣测:

这些变化和我们或者我们的下一代有什么关系?我们或者他们的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人工智能会不会导致我们失业?什么样的人会成为未来最被需要的人才?以下,Enjoy:

01 工作的未来

最近几年的机器人、人工智能、生物科技的发展,促使我们饶有兴趣地畅想未来,也让很多人忧虑着自己的生活与工作会被怎样改变。

人类怎么与机器人竞争、相处、共存?自己的工作是否即将被取代?人类会不会大批失业?贫富差距会不会变得更大?人工智能和基因生物科技带给人类的社会、伦理冲击已经发生在眼前,人类自身如何定位?

美国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未来学家、《人工智能时代》作者杰瑞·卡普兰认为:人工智能可能取代的工作大多拥有清晰的评估标准,工作业绩可以被客观地衡量;人工智能无法取代的工作则需要人类做出决策。

康奈尔大学教授、图灵奖得主约翰(John Hopcrost)在2017年年初预测,未来美国劳动力规模将缩减50%。甚至连特斯拉的埃隆·马斯克和微软的比尔·盖茨对于机器智能的发展给人类带来的负面影响都非常担忧。

工作的未来(future of work)在这个纪元迭代的时刻自然而然成了2019年前后各类机构研究和关注的热点。大家都深知随着数字技术的高速发展,人类的许多认知都在被重新定义。

大家都在探索:未来的工作会是什么样的?人类该如何更好地尽早准备?特别是,很多家长在思考着:应该给予下一代子女什么样的教育,才能让他们在未来的职场上获得更多的机会?

纵观各类数据和研究报告,尽管各自视角和结论不尽一致,但是对于工作的未来,下面的这些主题渐渐浮现出来。

02 大量工作将被机器取代

IFR(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obotics)的数据显示,从2010年开始,工业机器人的订单增长迅速,在过去10年间增长了3倍,预计未来增长更加迅速。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19年的数据,1995~2015年,其36个成员中从事制造业的人口下降了20%,纪元迭代非常明显。很多人的工作正在被人工智能取代(见图3-1)。

很多权威机构和研究人员也做出了类似的预测(见表3-1)。

麦肯锡的研究(In Trend Line Labor-demand Scenario)显示,如果应用现有的成熟技术,理论上说5%的职业有可能被机器完全替代,高达60%的职业中至少1/3的活动可以被机器取代。

也就是说,大部分的工作将是人和机器共同完成的

在中国,我们已经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在身边发生的巨变:零售业被网上商城横扫,导致大量营业员下岗;纸质传媒被网络媒体横扫,导致报刊亭消失;现金支付被手机支付横扫,导致银行柜员甚至ATM下岗……

03 新型工作出现,
工作总量不减反增

虽然技术的发展往往会消除一些工作,但是从农耕纪元向工业纪元转化的历史经验,以及2019年前200多年的数据都显示新工作的出现抵消了这种影响,使得工作机会总量反而更多了。

创造这些新机会背后最主要的原因在于随着生产力的提升,人类整体的收入水平上升了,而这些收入需要消费。

这种消费不再是以往的满足温饱,而是满足更高层级的、以往不敢想象的需求。这创造了新型的工作机会。

麦肯锡2017年的数据显示,在美国,从进入工业纪元的1850~1980年,农业从业人员占比迅速下降,而贸易、生产、建筑等领域成为主要的工作机会来源;在1980年前后开始的数字纪元,工业生产的从业人员占比下降,贸易、建筑类持平,明显增加的工作机会来自专业服务、商业服务、健康、教育、金融服务等领域(见图3-2)。

OECD 2019年的数据显示,1995~2015年,其36个成员中从事服务业的人口增长了27%;从事新型的非全职工作,例如自我雇用、半职工作、自由职业者的人口占比已经增长到40%。在新纪元里,人类的工作内容和方式都发生了变化。

04 很多人需要转岗

随着职业和工作内容的巨大变化,很多职场人士需要更新他们赖以生存的工作技能,一方面很多人会从总量减少的职场转向总量增加的、新兴的职场;另一方面,即便留在原本的工作岗位,也不再使用和以往一样的工作模式,而需要应用数字技术来完成工作。

其实,这种变化早已经发生在我们身边。

如果你步入一家一二线城市中等水准的办公室,现在所看到的,和20年前看到的已经很不一样了。原来的办公桌堆满文件,现在则都是电脑屏幕。

对于很大一部分职场人士而言,不会使用当下普及的数字技术,什么工作都找不到了。

麦肯锡2017年1月在Jobs Lost,Jobs Gained: Workforce Transitions in a Time of Automation报告中指出,到2030年全球最多有14%的职场人士需要转岗;中国有超过1亿人需要更新职业能力(见图3-3)。

光辉国际在2019年发布的研究报告Future of Work中指出,人才危机即将笼罩全球,预计2030年技能型劳动力缺口将达到8520万人。

80%的企业领导者说,他们需要提升员工技能,未来工作成功的关键在于员工的重新部署和再就业。

仅在美国,高级劳动力缺口可达650万人,而中等以及基础劳动力过剩。73%的企业认为,员工再培训、再部署是成功转型的关键。

05 岗位的未来

岗位的概念源自工业纪元的管理理念。

麦肯锡的第一位女咨询顾问芭芭拉·明托(Barbara Minto)在《金字塔原理》中提出了分析问题的MECE(mutually exclusive collectively exhaustive),中文意思是“相互独立,完全穷尽”,即对于一个重大的议题,能够做到不重叠、不遗漏的分类,而且能够借此有效把握问题的核心,并形成有效解决问题的方法。MECE是还原论在管理领域的应用。

例如,对于一个人的性格分析,不是内向的就是外向的;对于客户群体的分析,不是付费客户就是非付费客户。

这种思维方式在分析设计组织架构时,把整个组织需要完成的工作按照专业差异分类到不同职能,每个职能再安排各种岗位。

著名的组织架构方面的大师亨利·明茨伯格指出这样的分类犹如设计了机器中的各种齿轮,但是缺乏可以推动齿轮灵活转动的润滑剂。

数字纪元的组织架构正在颠覆工业机器化的组织架构的意义。这在许多创业型企业、新兴的服务性组织中更加凸显出来了。业务环境和工作方式已经变得更加动态了。

随着组织的“液化”——变得更具流动性,失去固定的形状和边界,岗位也在被“熔化”——越来越难以界定其内容。习惯于这种工作模式的人在转向创业,或者到民企工作的时候会遇到明显的挑战。在那里,“该干什么干什么”,没有那么多齿轮、螺丝钉之分了。

伊顿公学的拉里·赫希霍恩(Larry Hirschhorn)指出:“当组织的灵活度日益增加时,传统的组织架构图描述的是一个不再存在的世界。”

岗位的概念,说到底是大工业化时代的产物。

在数字时代,组织纷纷向敏捷灵活转型,以适应VUCA的商业环境,组织架构图的作用在弱化。人们不再那么关心每个岗位的职责、汇报关系,转而更加关注每个人的能力、贡献。岗位的概念没意义了,传统的岗位分析和岗位评估就失去了意义。岗位间的汇报关系变得动态、复杂了。

组织架构中岗位间的连线只说明谁向谁汇报,数字时代里重要的是每个人作为网络中的节点,链接了多少“关系”线,这些线的数量和质量体现了这个人的价值。

或许,不久以后不再有JD、 JE,而需要做关系描述(relationship description,RD)、关系评估(relationship evaluation,RE)。

数字纪元组织的特点之一是开放式系统,组织的边界正在弱化或者消失。组织不再是将人们聚集在一起来共同驾驭机器的地方,而是一种共享的平台。

在这个平台上,人们共享资源以实现各自的目标。这样的新型关系已经在很多领域中显现出来:WeWork作为新型的网红办公场地吸引了大量的具有“小资情调”的创业者。

共同的办公场所里有无数的小公司,大家不再从属于同一个组织,而只是共享办公室资源。最近几年这类办公场所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

数字纪元以信息的高度精准带来的大规模、个性化、迅捷为特点,使得人类的合作模式可以从类似庞然大物式的机器,转向自我运作、灵活地服务于动态的目标,形成一个个相对独立,又相互协作的有机体。

种有机体的每一个细胞——人才个体的激励因素,不再是以往的一个萝卜一个坑,按照多大的坑来得到报酬,而是每个人在不断形成—消失—再形成—再消失的团队工作中寻求自身的价值实现。

在这样的有机体中,每个人的自身专业素质不是变得次要,而是变得更为重要了,因为人们正是看中你的专业技能才愿意与你合作,接受你成为团队的一员。

只要你贡献出价值,你就可以更加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创造价值而天天依从朝九晚五的个体,早晚会被抛弃。

数字纪元组织的转型使得未来岗位的观念逐渐消失或者淡化,取而代之的是每个人的能力、价值,这包括他所拥有的工作需要的素质,还包括他所掌握的关系或者网络。

依靠占着岗位混日子越来越难了。身怀真本事的人,即便在一个组织中失去了机会,在整个职场中也根本不需要担忧。

对于职场中的每一个人而言,未来不存在下岗问题,因为岗位都已经没了,大家都无岗可下。

06 职业的未来

让人喜忧参半的未来转型,很多工作被机器替代的同时,也有很多新的工作机会出现。

问题是,这种增减对于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地理位置而言是不同的。因此这些工作机会的增减,必然导致人员跨行业、跨地理位置的流动。

中国在不久前刚刚经历了从农耕纪元转向工业纪元的城乡移民大潮,大量劳动力离开农村走向工厂。

作为“补课”,这个潮流比西方发达国家晚了100多年。而今,数字化转型,又将驱赶人们进行新的移民。

在未来10年中,什么样的职业被人工智能或者其他数字技术替代的风险最大?什么样的职业最有就业机会?

这无疑对于许多职场人士和学生家长是很有吸引力的问题。

07 中国职场的转型

再看看中国最近几年的变化,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数字纪元的冲击并不是未来的事情,而是已经发生在我们身边了。

中国的人力资源服务公司科锐国际的《2019年人才市场洞察及薪酬指南》报告显示:2018年在中国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政府为数字化转型推力,大力扶持、加快建设“数字中国”、智能制造、新能源汽车、5G技术等,以促进产业升级。

以下几个重要行业的转型趋势已经出现,并带来了人才需求变化。

1)高科技和电子制造领域里,最近几年发展起来的数字技术,如移动互联、大数据、云计算、计算机视觉、数据底层开发、人机交互、5G、物联网等,与汽车、金融、零售、制造等传统产业跨界深度融合。

预计未来几年,我国智能制造行业将保持11%左右的年均复合增速。

随着华为在全球领跑5G技术,未来3~5年5G应用落地即将带来诸多商机。

国内各行业企业都在以不同形式向数字化转型,因此拥有核心数字技术,又熟悉本行业业务,具有转型领导力的人才极为稀缺。

IT专业中架构类、算法类、大数据类、系统架构、安全类、物联网等方向的薪酬涨幅居全行业最高,达到30%~40%。

物联网平台开发架构师、物联网操作系统专家、算法工程师、区块链工程师等成为热门职位。

2)健康医疗领域里,人们对于健康医疗的关注使得这个市场持续增长。

外资、民营企业在这个领域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而动态交融、竞争,导致这个领域的人才需求持续高涨。新药研发、医学事务、临床注册、市场准入、战略拓展、营销和销售、医院管理等一直是热门职位。

相比西方发达国家,近年来在中国,健康护理、私人医生等职业还未得到规模化重视,但是可以预见,随着数字纪元的深入发展,这类高度人性化、个性化的专业服务人员将大受欢迎。

3)消费品行业一直是市场竞争最充分的行业。

外资进入时间长,而近年受到数字技术的影响明显。随着互联网技术在各行各业的深度应用,以及中国在“衣、食、住、行”方面的消费升级,新零售毫无疑问成为2018年创新变革的亮点。

消费品行业的职业经理人,无论在外企还是在民企都呈现年轻化趋势,特别是善于运用数字技术、有创新思维的年轻一代,在挤压靠经验打天下的经理人的职业空间。

新零售也促使消费品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的人才相互流通频繁,新型的数字营销人才紧俏。

4)汽车行业里,政府大力扶持新能源汽车,加上人工智能应用到自动驾驶中的技术日趋成熟,汽车电动化已成为全球范围内不可逆转的趋势,且此趋势在中国正愈演愈烈。

几乎所有的汽车制造商都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希望自己的品牌可以在这次大热潮中不被抛弃。所以在人才需求上,在整体传统汽车市场趋冷的背景下,“三电”(电动汽车的电池、电机、电控)特别是电池研发方面的高端人才十分抢手。

2018年,国内的汽车整车制造商不仅在动力电池系统总成上持续投入,而且开始直接踏入到电池包甚至电芯的研发制造端。相关的电池研发类职业大为热门。

5)物流领域里,在经济全球化和电子商务的双重推动下,大数据驱动的物流供应链技术发展迅速。

2018年物流行业一边保持快速增长,一边向现代物流迅速转型。随着新零售概念的广泛推广和对线下“体验性”及“即得性”的追求,物流在新零售领域的重要性日渐突出。

发展趋势为:和互联网的深度结合、物联网、智能物流、专业性、精细化、服务转化、前置仓模式。物流平台类公司,上下游组织变化催生出一大批以技术和服务创新驱动供应链时效的新型物流平台。平台公司+深度运营能力的物流公司成为一种新业态。

人才缺口出现在物联网运营人才、产品规划人才、解决方案人才、车货匹配平台运营管理人才、智能仓配设计人才等方面。

6)广告传媒领域正在经历着从传统广告公司向新兴数字营销、互动营销广告公司的转化。

业务从传统媒体向互联网行业的流动趋势非常明显。广告的内容化数字营销、大数据分析等趋势也催生出了对于内容和技术人才的需求。

传统媒体迅速凋零,新媒体领域对数字化营销人才需求旺盛,要求也越来越高,大数据营销、精准营销、数字营销、内容营销等运营和营销人才成为热门。

7)后台部门也在转型,基于数字纪元的VUCA特点,特别是在2018年共享出行企业陷入危机,P2P平台集体爆雷,资本市场遇冷的背景下,现金流成为企业的生死线。风控合规、成本管理、精细化运营人才需求上升。

08 什么专业技能最有未来

从上面的数据中,我们看到中美两国正在发生的这些转变,有着类似的趋势。从中我们可以窥见在未来10年左右的时间里,下面几类专业技能拥有更好的未来。

1)对和数字科技直接相关的各种技能的需求很大。这包括研发、设计各类将数字科技实施应用到各行各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的技能,以及使用各种数字技术完成本行业工作的技能。

2)无法用机器替代的人际沟通技能。这包括高端的企业管理中的人际沟通和初级的服务性行业使用到的人际沟通技能。

3)健康医疗领域的研发、医疗健康护理方面的技能。

4)帮助他人提升数字纪元需要的素质方面的教育、培训技能。

5)应用数字科技工作的专业服务领域。例如,法律、财务领域的专业服务技能。

6)艺术、设计、创作类的技能难以被人工智能取代,随着人类消费升级,个性化需求的提升会更受追捧。

相对而言,容易被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控制下的机器替代的技能最可能被淘汰。例如:

1)办公室行政管理(admin)。随着人们更能够自己使用数字技术手段进行工作,而且越来越多的人转变为灵活办公方式,初级行政管理类的技能容易被取代。

2)标准流程式的工作技能。李开复提出一个“五秒钟准则”:人可以在五秒钟以内对工作中需要思考和决策的问题做出决定的工作,就有非常大的可能被人工智能取代。标准化程度越高的技能越容易被淘汰,例如高速公路收费、停车场收费、营业员、银行柜员、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司机等。

关于作者:林光明,励衿领导力咨询董事总经理,曾任光辉国际高级合伙人、人才与领导力咨询业务大中华区首任董事总经理,美世咨询人力资本咨询业务大中华区总经理,合益集团资深顾问。从事人力资源及领导力咨询逾20年,是该领域中国内地首批咨询师之一。2015年出版的专著《领导力基因》广受业界赞誉,是少有的兼具理论深度和实操性的中国原创领导力专著,被众多商学院列为MBA推荐参考书。

来源:华章管理(ID:hzbook_gl),内容摘编自《敏捷基因》,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公司出版,转载请取得授权。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