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历史搜索

广告

我为瑞幸来辩护

瑞幸作假,自然有美国的法律惩罚它,但浑水的一份报告,就能让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变成世界经济之耻?

本文来源:TechSugar。世界经理人经授权转载

财务造假案曝光后,舆论哗然,瑞幸已经被视为中国概念股之耻,甚至有人觉得瑞幸要为美方对中国企业的不信任升级负全部责任,简直死有余辜,一粒老鼠屎,坏了一整锅粥。

连中国证监会都发表声明,对瑞幸的财务造假行为表示强烈谴责。证监会表态,认为不管在何地上市,上市公司都应当严格遵守相关市场的法律和规则,真实准确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每个人或机构都有表达自己正义感的权利,但拜托证监会诸公,在响应美国法律之前,能否先根据我国法律查一查科创板某些企业造假上市问题?最重要的是要切实反思,我国证券管理法规对A股公司财务造假的处罚规定是不是在纵容犯罪。

1

瑞幸咖啡终于要倒掉了,作为曾经的忠实用户,且喜且忧之。

喜的是,我或许真的由此可以戒掉咖啡。瑞幸未上市之前,几乎每天一杯,自从其上市之后开始提价,去瑞幸的频率就降低了。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喝过一滴咖啡饮料,精神状态反而越来越好,这样看来,我的咖啡瘾,不仅廉价,也不忠贞,甚至没有生理基础。

忧的是,我又一次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居然看好一个无耻造假的企业,这对有志于在市场分析领域做出突破的我无疑是又一次沉重的打击。尤其是在很多人早就发现其不轨迹象之时,仍然坚持认为这是一家有可能改变市场格局的公司,并向每一个挚友热情推荐。现在,我只是希望,这些人没有因为受我的影响而买入瑞幸的股票,我相信他们不会,因为他们大多是像我一样的穷鬼,要计算每一个铜板以应对现实的生活,怎么会跑到地狱模式的美股去挑战?谁也给不了他们足够的勇气。

如今,瑞幸官方已经承认造假,按照美国相关法律,基本上已经宣判其作为一家公司的死刑,而且根据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OX),涉案高管获罪十年有期徒刑就算是轻判,而瑞幸委托的会计师事务所安永也可能无法完全脱罪。

该案曝光后,舆论哗然,瑞幸已经被视为中国概念股之耻,甚至有人觉得瑞幸要为美方对中国企业的不信任升级负全部责任,简直死有余辜,一粒老鼠屎,坏了一整锅粥。

连中国证监会都发表声明,对瑞幸的财务造假行为表示强烈谴责。证监会表态,认为不管在何地上市,上市公司都应当严格遵守相关市场的法律和规则,真实准确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每个人或机构都有表达自己正义感的权利,但拜托证监会诸公,在响应美国法律之前,能否先根据我国法律查一查科创板某些企业造假上市问题?最重要的是要切实反思,我国证券管理法规对A股公司财务造假的处罚规定是不是在纵容犯罪。

我认为,瑞幸咖啡的财务造假行为必须接受法律严惩,但仍想为瑞幸做一个编外且业余的辩护律师,毕竟罗翔老师说过,如果没有做好为“人渣”辩护的心理准备,就不要从事律师职业,为罪行重大之人辩护,正是为了防止无辜之人枉受追究,世俗社会的任何权威都应该接受质疑。瑞幸作假,自然有美国的法律惩罚它,但浑水的一份报告,就能让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变成世界经济之耻?

2

接下来,我就用自己三脚猫的法律知识来为瑞幸做些辩护。

首先,瑞幸高管团队是否有集体造假的主观意识?瑞幸近日连续发表声明,承认造假,并称造假行为主要由公司首席运营官刘健负责。但主流舆论大多认为这是甩锅之举,22亿元规模的造假,应负责的高管肯定不止刘健,甚至不少自媒体开始草蛇灰线地映射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有诸多不法行为,简直人渣,不严惩陆不足以体现法律之尊严。

无论是陆正耀,还是瑞幸咖啡首席执行官钱治亚,都算是一般意义上的成功人士,虽然据说有钱人对金钱的欲望,比普通人高很多,但他们有没有必要冒着进监狱的风险,主观故意去美国市场行骗?我认为这是低概率事件,真想行骗,在A股市场最合适,我国证券法对财务造假的顶格处罚为罚款60万元及终身禁入市场,康美药业887亿元财务虚增案接受的就是这种顶格处罚。

如果执法机构以掘地三尺的精神来找其他现行法条文对康美药业定罪,根据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最多以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如果瑞幸案在国内审判,加上刑法第一百六十条欺诈发行股票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非法募集资金金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罚金。

美国惩罚重多了。根据美国《证券交易法》第32条(甲)项规定,自然人违反证券交易法行为,将被处以100万美元以下的罚金或处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两者并处),法人则最高可处罚金250万美元。在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通过后,对公司高管财务造假最高可处以20年有期徒刑。

很显然,在美国市场犯罪成本比中国市场高太多,如果他们一开始就是以欺诈目的上市圈钱的话,完全可以选择在中国A股上市,也许有人说瑞幸的融资过程中有太多的海外资本参与,除非拆除VIE(可变利益实体),否则无法在A股上市。以他们的智商与执行力,既然能够欺瞒美国证监会,拆除VIE只是小菜一碟。

或者还有人想说,A股对于拟上市公司的盈利要求太高,所以瑞幸选择了在美国上市。那是老黄历了,科创板推出以后,亏损公司在A股上市的拦路虎已经被移除。什么?瑞幸咖啡不够有科技感,瑞幸好歹逼得星巴克推出啡快,算是让IT技术走入咖啡业先锋,相比之下,国内某些号称高科技的公司,在失去大客户之后只能靠政府救济,一年亏损十多亿,不是照样上科创板?只要等一等,就可以在拆除VIE以后在A股安全上市,为什么要冒着判20年的风险去美国上市?

综上所述,我认为,除刘健外的其他瑞幸咖啡核心高管,在主观上没有故意进行财务造假的动机,但在客观上纵容了刘健的财务造假,根据我国刑法,主客观不一致的时候,最多判过失犯罪,甚至可能免于刑罚。

当然,瑞幸咖啡要接受美国法律的审判,而且不排除部分人后期与刘健共同实施造假,具体情况,有待执法机关进行调查。

其次,安永在瑞幸造假案中应当承担何种责任。浑水对瑞幸的调查从第三季度开始,如果造假始于2019年第三季度,安永大概率可以脱罪,至多是季报失察,不会有高额罚款与牢狱之灾。但瑞幸官方确认造假是从2019年第二季度就已经开始,其上市时间在5月17日,如果在上市之前就开始造假,安永的责任就难以撇清。

安永当前一定会竭尽所能撇清自己的责任。但如果有势力想把瑞幸打死再剥一层皮,那么安永将难以毫发无伤地脱身。安永获得最小惩罚的方法,就是为瑞幸其他高管找出减罪理由。还有一种情况比较可怕,就是安永可能为了脱罪而加强对瑞幸高管的不利证词。不管安永最终选择何种策略,其在瑞幸造假上的失察责任跑不掉,美国是否惩罚它另说。

第三,浑水调查手段是否合法。辛普森最终能脱罪,警察取证手段不合法是关键因素,浑水不是执法机构,所以即便非法取证,对于瑞幸判罚的影响并不大,何况瑞幸已经承认造假。但浑水对瑞幸的调查手段真的合适吗?

根据浑水报告,该机构出动92名全职人员与1418名兼职人员,对瑞幸981个门店进行现场监控,其有效监控视频长达长达11260小时,根据浑水自己的标准,他们的雇员对瑞幸门店的监控是从开门到关门的完整视频,如果某天的监控视频漏过10分钟,就会被整体放弃,其录制完整视频成功率为54%,也就是说,他们至少录制了2万小时以上的监控视频。其中还包括至少10个的近距离视频录制实时取餐码跳号过程,虽然浑水说因为涉及隐私的原因,不公布这些取餐码跳号视频。推测一下,近距离录制视频失败率更高,所以他们的服务器上至少还有几十份近距离视频。

把浑水监控的981家门店列表看了一遍,其中我常去的那家由于地方偏僻,未被列入,稍感舒心。但北上深及重点省会城市的众多被监控门店都位于商业中心区,多数人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被浑水拍下视频。其中,张江集电港店赫然在列,工作原因这家店我去过多次,虽然每次时间都不长,也有一种被扒光的感觉,而该店位于上海集成电路产业中心地段,相信很多在这里来喝咖啡的业内人士都会被录入到浑水的视频中。

浑水还在45个城市的2213家门店收集了超过1万名顾客的25843张收据,推测这些收据的收集时并未全部征得顾客的同意。

从二级市场长期健康发展的角度来看,需要有浑水这样的机构存在,个人或机构才不至于肆意造假。但在与造假集团做斗争和保护个人隐私之间无法兼得时,我选择保护个人隐私,因为做空机构调查同样要遵循法律,任何不加限制的权力,都会造成对无辜者的伤害。

第四,瑞幸商业模式是否注定走向财务造假。从开始营业,瑞幸就面临争议,以亏损换市场的战略让瑞幸快速挤入咖啡市场,给星巴克等传统咖啡店带来极大压力的同时,也累积着亏损风险。瑞幸能够成功上市,至少说明当时市场认可瑞幸的发展逻辑:通过价格闪电战迅速扩大市场份额,在达到一定市场份额后巩固售价,提高毛利,以持久战继续积压对手市场份额,在市占率逆转后,通过规模效应继续降低运营成本,从而进一步提高毛利,最终实现盈利。

假设瑞幸财务造假是在上市之后,是什么样的诱因导致其开始财务造假?现在还没有调查结果,我只能进行推测。一个是现在媒体主流推测,刘健财务造假是为瑞幸董事长陆正耀等人减持创造条件,如果该推测被证实为真,陆正耀等人难逃牢狱之灾;另一种可能是刘健入职瑞幸的股权激励条款中,含有对赌条件,因为发展速度不如对赌协议要求铤而走险。

不管是哪种可能,都代表了互联网思维融合传统经营的又一次失败。我个人对瑞幸的倒掉极为惋惜,瑞幸应该是最有机会与星巴克平分天下的中国品牌咖啡,而事实上,瑞幸在产品质量标准化方面的实力,已经很接近星巴克,甚至在某些方面有超越(统一杯型,当然这也是为了降低成本),而且瑞幸为咖啡文化带来的线上下单模式,解决了我厌恶的买咖啡排队现象,在咖啡品质上,约星巴克三分之一价格的瑞幸,并不比星巴克差多少,所以在未被曝光做假账之前,就一直有人调侃,瑞幸是薅资本主义羊毛补贴中国人喝咖啡。口味虽然见仁见智,但我成为瑞幸忠粉的过程,就是典型的以价格赎买口味的过程,你最终会发现,星巴克的口味并没有好到不可替代,而想一想瑞幸的价格,一切口味的差异,都可以接受,习惯瑞幸的口味之后,还会觉得很好喝。

如果有足够耐心,瑞幸咖啡不至于走到做假账这一步,互联网思维融合传统经济成功的都不是靠走捷径,必然要通过多年磨砺,真正拥有规模优势之后,再逐步提升盈利能力,上来就想吃掉这个领域内纵横几十年的老江湖,那只能伤到自己。在上市之后,瑞幸已经开始提价,取消了幅度大的优惠券,最高比例优惠通常不会超过五折,这影响了包括我在内的大批瑞幸用户的消费积极性,但相对忠实的用户,还是会在五折基础上去维持常规消费,这也是瑞幸买十赠十活动受欢迎的原因。本来就是带着亏损上市,说明主要投资者并不是只看一两年的行情,提价用户流失率并不高,为什么要去虚增交易单数、伪造价格呢?把自己送进监狱的同时,也杀死了星巴克的挑战者。

在结束对瑞幸无效的冗长辩护之前,我这里还要强调一点,浑水的报告看起来很专业,但是也有误导的地方。

比如客单价上,浑水报告称他们收集的25843张收据显示净售价只有9.97元人民币,这与我的认知不符。

瑞幸在上市之后开始提价,非新用户很难再拿到比五折更大的优惠,事实上,瑞幸咖啡最便宜的标价为22元,所以瑞幸财报称,2019年第三季度每件商品的净售价为11.2元人民币,比较接近我的认知。

浑水的9.97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浑水拿到的单据中,大量包含坚果、幸运小食等销售单据,这些产品的实际售价通常低于10元,但据我判断,其利润率并不比咖啡低,而且这类产品,也不宜与咖啡类产品合并售价。浑水报告称,不包括免费产品,现磨饮料和其他产品的售价分别为10.94元和9.16元,以我在2019年第三季度工作日基本每天一杯的体验来看,如果扣除新用户免费产品,至少苏州、上海店里的现磨咖啡平均售价高于11是一定的,而低于11,可能是浑水有选择性地挑选了收据。

3

知名财经博主“饭统戴老板”认为,如果没有内部人士的帮助,浑水的报告不可能做到这么细。据他透露,至少有三家基金参加了对瑞幸的调查,其中一家的调查成本是150万美元,如此高额投入,预期的做空收益自然可观。

是否内外勾结联手做局我不清楚,但瑞幸想要冲击的是美国咖啡文化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这本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急于求成,怎么可能到如今不可收拾?对有志于冲击美国优势产业的中国公司而言,接下来的几年尤其要在知识产权、法务、运营规范性上做好充分准备,否则还可能上演被一击致命的戏码。如果只是想借民族大义赚点钱,那还是在大A股上市最合适,上市了就是科技之光,指引我们发展22世纪的科学。

21世纪是否盈利?这种目光短浅的言论,科创新贵们才懒得和你辩论。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