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历史搜索

广告

亲密关系经济学

亲密关系是一生中最无法逃避的功课,不论男女,后半生幸福与否,就在于:是否能够读懂亲密关系。事实上,亲密关系之间的行为也可以用经济学来解释。

你与他人的关系,就是你与世界的关系。

亲密关系是一生中最无法逃避的功课,不论男女,后半生幸福与否,就在于:是否能够读懂亲密关系。事实上,亲密关系之间的行为也可以用经济学来解释。

今天,身边君分享给你这篇亲密关系经济学,文中的部分观点来自于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被誉为二十世纪最杰出的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之一加里·贝克尔。以下,Enjoy:

01

婚姻

从人类学和心理学角度来看,婚姻和其他任何形式的契约都不同。

毕竟,人们在签订这份“合同”时,甚至都没有探究过其中的条款。

在婚姻市场中,男女双方会根据对方“容易评估的特征信息,如教育、家庭背景、种族和外貌”进行预测。继而走入婚姻的殿堂。

但,一旦当双方的预测被证明是错误,“只有在丈夫和妻子都认为离婚会更好的情况下,双方才会同意离婚”。

如果其中一方的表现超过了其伴侣对其预测的特点,那么另一方当然会很兴奋。但是这是否意味着婚姻更加稳定?

不。这将使婚姻更容易破裂,因为阅历丰富和发展更好的人不再是适合的婚配者,“比他的配偶更好的人应该和比他更好的人匹配,而他的配偶应该和不如他的人匹配”。

如此看来,结婚和离婚似乎如此简单。

“根据经济学方法,当婚姻的预期效用超过单身或寻找更适合自己的伴侣的预期效用时,一个人就会决定结婚。同样,当单身或与他人结婚的预期效用大于离婚带来的效用损失时,已婚者就会终止其婚姻”。

人们还必须将分居的时间和金钱成本计算在内,因此提高或降低此类成本也会对离婚率产生影响。

事实上,“对离婚的期望来源于自我满足,因为更高的预期离婚率减少了对特定资本的投资,从而提高了实际的离婚率”。

你可能会问:爱在哪里?

婚姻中,爱并非不重要,相反,“因为不容易将持久的爱情与短暂的迷恋区分开,所以在婚前对爱情的任何直接评估上,自信很少会被附加在这个评估中,取而代之的是对爱情的间接评估,比如教育和背景将会很重要,部分原因是在受教育程度和背景类似的人之间爱情更容易发展和维持”。

对人文学家来说,显然,他们把爱情和迷恋混淆了,并且在婚前给了迷恋很重要的地位。所有流行文化和高雅文化似乎都证明了这一点。

克里斯托弗·马洛说:“在双方都有意的时候,爱的因素是不明显的。那些曾经爱过的人,哪个曾经不是一见钟情?”

莎士比亚引用了最后一句话,这种爱情常常发生在他的戏剧中,最明显的就是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男女主角对自己的爱情评价都非常自信。不仅在戏剧中,很多成人小说都建立在错误地将迷恋误认为爱情,或真实发生的炽热爱情的基础上。但是在这两种情况下,他们的评估中都带有很大的自信。

贝克尔认为,尽管有时候这种经济模式会暗示一系列指向失败婚姻的指标,但是依然会有人因为无可救药地坠入爱河而结婚。相反,即便有些人通往成功婚姻的指标很好,但是他们也会选择不婚。

爱让人肝脑涂地,没有爱也是如此。但是贝克尔的观点是,某些变量对结婚和离婚有着可预测的影响(比如收入和家庭背景),而爱情并没有对这些变量产生影响。换句话说,在一长串错误行为的清单中,爱只是影响行为的又一个因素,是一个不可被衡量的因素。

02

孩子

对贝克尔来说,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可能在会在婚姻市场中寻找受过类似教育的男性,并且考虑到她离开劳动市场的机会成本,她可能会从事商品密集型的生产,而不是时间密集型的商品生产,因为这将直接让孩子成为其满足感的来源。也就是说,她可能会有较少的孩子,但是对每个孩子的投资会更多。

如果有人一想到孩子这个“婚姻特定资本”就不寒而栗,那么他们会怎样看待孩子作为“正常商品”?贝克尔再次竭尽全力,用他的分析说明了什么看上去是异常的。

正如经济学家定义的那样,“正常商品”就是消费者在收入增加时对其需求增加的物品。相反,“劣等商品”是指消费者在收入增加时对其需求出现下降的商品,比如快餐,或者其他需求与商业周期相反的商品。

但是,收入较高的夫妇与收入较低的夫妇相比,其生育的孩子更少,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否就意味着孩子实际上是“劣等商品”?

首先,不要忘记一个永远重要的经济学表述,这意味着除了收入,其他一切条件都保持不变,包括父母时间的机会成本。

富裕的夫妇往往受教育程度高,这就意味着辞职会损失大量收入,而在孩子出生后这种情况时有发生。贝克尔对经济学最有见地的贡献之一,就是重新探讨了什么才能给人以满足感这一基本问题。

简而言之,如果人们认为能够从消费品中获得直接的满足感,那么这种想法就过于简单了。一对夫妇可能会去商店买一些水果和葡萄酒,但是这些东西不能直接给他们带来效用。相反,这对夫妇在餐厅参与了一个生产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啤酒、葡萄酒以及火炉、纸巾、照明、时间等因素都是输入。

通过一种特殊的生产技术,这些投入的因素都会转化为一种输出,贝克尔称之为“商品”。在这种情况下,“商品”就是这对夫妇的用餐体验,而正是这种商品为这对夫妇带来了喜欢的效用。

正如一所大学接受其投入(学生、教师、员工、有形基础设施)并通过生产过程生产出被我们称为“教育服务”的东西一样,家庭生产功能也能实现从投入到商品的转化,而这些商品都包含在家庭的效用函数之中。

我们可以将“孩子服务”看作是一种商品,这种商品为一对夫妇提供了能够从生儿育女中获得的效用。

孩子只是一个输入,当与教育和心理投资、时间等其他诸多因素结合时,这对夫妇会实现家庭生产,在最好的情况下,这种生产会给孩子带来快乐。富裕的夫妇通常拥有更高的时间机会成本,因此他们会通过商品密集型的生产过程来生产“高质量”的孩子。

私立学校、家庭教师、假期和保姆是培养少数商品密集型的孩子的一个明智和可预测的选择。因为更多的孩子可能就意味着父母花在高报酬劳动市场上的时间更少(对每个孩子投入的资源更少)。因此,即使收入增加,家庭中孩子的数量也很少,作为商品的“孩子服务”(至少一个孩子从中获得的效用)也可能会增加。

有人会说,经济水平决定了一个家庭会有多少个孩子,因为每个孩子从中获得的效用会更多。但是贝克尔似乎认为,人们想要生育的原因是这个过程提供了“孩子服务”。仅仅从其他人提供的效用来看,对人们来说,这一过程中也存在很多令人深感不安的事情。

03

友谊

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亚里士多德用了两个章节来分析“友谊”,这是哲学家们通常会忽略的话题。

对亚里士多德来说,真正的友谊远远不仅仅指的是朋友。贝克尔将友谊视为和婚姻一样的事物,是一种互利的契约。亚里士多德承认这种友谊的存在,他将其称为功利性的友谊:“那些为了功利而爱的人,为了对自己有利的事情而爱……而就另一个人所爱的人而言,情况并非如此……因此,这些友谊只是短暂的。”

没有人期望这是永久的,没有人期望这是对生活的定义。当年轻人以这种方式确定恋爱关系时,“他们很快坠入爱河,又很快分手,而且这可能会在同一天发生”。但是也有一种友谊,在这种友谊中,朋友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对方。“如今,那些为了朋友而祝福他们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即便事实并非如此,但是这种关系从本质上看就意味着亲密和永久。

在《战争与和平》中,托尔斯泰引用了一个法国人的例子。他最好的朋友去世了,他哀叹自己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舞台。一个人的行为对其朋友(或配偶)有着重大意义,但是在他死后就会毫无价值。这是因为一个人的行为并不仅仅是他自己的行为,还体现了友谊或婚姻。

友谊本身就是耐人寻味的,人们会为此牺牲自我,并且这通常不是基于个人效用而做出的选择。对军队有过研究的人表示,士兵们的牺牲通常不是为了国家或原则,而是为了并肩战斗的伙伴。

事实上,只要一个人继续以这种方式去思考自己的行为,死亡并不是友谊的终点。

友谊可能会延续到坟墓之外,也就是说,你的朋友会感受、珍惜你的友谊,他只是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你依旧可以和他对话。

关于作者:加里·索尔·莫森,美国西北大学Lawrence B. Dumas艺术与人文教授,斯拉夫语言文学教授。

本文整理自《拓宽经济思维》,经出版方授权“身边的经济学(ID:jjchangshi)”原创首发。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身边的经济学(ID:jjchangshi)”,欢迎分享,转载请与原作者取得授权。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