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谷安迪:“知行合一”的管理联想

timg (5).jpg


文/谷安迪


圣人之圣,至少要给后世留有五百年的洞察,一千年的余地。看似简单的知行合一,却依然适用于今天这个万物互联、多维叠加的世界,而且似乎不吝一马当先,穿墙如箭。最近细品王阳明,忽有一些关于“知行合一”的“闪念”,由此记录下来,或可算作些许诚挚的妄谈吧。

 

 

对知行合一的难点

 

“行”是“知”的动态屏障, “知”是“行”的“玻璃屋顶”,知与行的“相互抵力”构成妄自停留的独立现状。然而,无论个人的知与行如何妄自停留,乾坤间的变化道法总是自然向前。所以,知行合一,无非是知与行的彼此击破及新维共生,并依此周而复始,呈阴阳流转的活塞运动

 

其实,仔细想想,“知”和“行”或许是人类智能系统中最为对立且又最为统一的“两种力量”。“知”即为“认知”,“认知”由于没有“物理空间”和“社会空间”的限制,可以在主观驱动之下得以肆意的扩张。

 

尤其是当“认知”发于心中且“止于心中”时,它基本不会受到任何外来力量的制约(只会考验自我内心的承载空间)。所以,理论上,自我心性的容量有多大,“认知”便可向多大的空间延展。这就像电影《盗梦空间》所描述的“造梦”活动,只要是在“深眠”的状态中,“筑梦师”可以穷尽“自身念力”去构造“梦”的场景,但前提是“深睡”不能“醒来”。

 

然而,“认知”在人类系统中的终极使命却是对“行为(或实践)”产生指导作用,甚至是互为因果——即用相应的“认知”来生产相应的“行为”。 实际上,我们每个人在日常的生活运行中即便未经修炼也都或多或少的会有“知行合一”的时候。这些时候,无非就是我们经过理性思考后驱使自己行为的时候。这些时候,“知”与“行”二力的统一性便不难寻见。

 

但是,“圣人”所表述的“知行合一”之境界,不是“偶尔”而是“一贯”。也就是尽量把“知行合一”的在生活运行中的“成分”,做到接近“百分之百”。这样一来,“知”与“行”的对立性就必须得到有效的解决。

 

“知”与“行”的“对立性”来自于“行”产生之后,必须以它合适的方式进入社会的“实践”系统,与众多他人的“行”形成某种“均衡状态”,从而使其成为被组织和群体所接受的“行(实践)”。

 

这种标志着“被接受”的标签“来之不易”,并会给予每个人的“认知”以“嘉奖性质的反馈”。而这种“嘉奖性质的反馈”却很容易成为“知”的“动态屏障”。原因很简单,每个人在主观上都会趋向于得到组织和群体所给予的利好,并尽可能的保持这种利好(如果草坪中间有一条笔直的路,谁还愿意到四面八方去探新路,你也许会想,却很难去做)。


试想,当新的“知”催生了新的“行”后,新的“知行合一”所产生的“行”的结果则必须再度做“被组织和群体接受”的努力,而新的“行”要被“他人们”接受则必然牵涉到促使许多人原有的“知”的改变,这样的事,工程浩大、牵涉众多、风险重重、法门很窄。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新的认知生产新的行为,难点只是在于如何冲破“是否能够被群体接受”这一“屏障”。而当“认知”并没有更新,却接收到需要改变行为的信号时,那无非就如让双核处理器做四核运算一样困难。所以,“知”可以是“行”的玻璃屋顶,看似晴空万里,但想冲破却会撞的头颅“当当响”。

 

彼此击破及新维共生

 

  “高纯度”的“知行合一”要尝试在“知”与“行”之间建立起彼此击破的关系。正所谓,知中有行,行中有知。为什么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因为“我”和“你”彼此击破,然后拧成了一股绳,圈出了一个新的空间

 

   马克思理论中有述,实践是认知发展的动力。据此进行辩证法推进,认知又是实践的源泉。而凯文凯利在《必然》中所描述的“形成becoming”,即技术演进在催生更快的维度升级,则又从另一个侧面标记了当下和未来对于“知行合一”的迫切需求。毋庸置疑,每一个新维度的形成都是众多新“知”与新“行”的规模化“合一”,而要成为新维度中的一员,每个人则必须都要努力提高自己“知行合一”的“纯度”。

 

知行合一与管理

 

  仔细想来,“知行合一”对于“管理”而言,肯定不是一个指导性的方法论,而是一个原理理论。管理本身就是寻求对于无解问题的暂时解决。换句话说,企业如何持续增长及长治久安,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无解问题,因为其中有内在与外在的诸多变量,是找不到绝对恒久有效的方法的。

 

但是,管理所要解决的,所能解决的,是如何保证企业组织在一定时期内保有持续增长及长治久安;待一定时期过后,当已找到的答案失效后,再重新解答同一个问题。

 

  随着应对变化的准备周期急剧缩短,商业生态环境日趋立体而复杂,“知”与“行”的彼此击破和新维共生逐渐会从阶段性的活塞运动转化成常态化的管理生活方式。因此,管理者不仅要不间断的做自己认知维度的激进扩张者,而且要最大程度的将新认知转化成为新实践。更重要的是,要通过接驳心灵的多样化沟通方式来影响组织成员的原有认知,从而建立起群体中的新的“知行合一”的集群。 每一个“新的知行合一集群”,都是组织自我更新的新维度,就如推开一扇门走进一间更大的屋子,而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或许就是能够不断的推开新门,在更大的屋子中知行合一的去做自己擅长的事。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

× 开通博客 一键发帖